苯人无茗

【周叶】暗恋 2

原著向,世邀赛背景,双向暗恋,多肉


  第二章 同居了

  到B市集合的前一天晚上,周泽楷翻遍了衣柜,试了一身又一身衣服,始终觉得没有最合适的——最帅的。

  他一边对着镜子比划,一边自嘲这白费功夫,叶修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他穿了什么。然而就算是白用功,周泽楷也还是花了一番功夫将自己好好打扮。以致于第二天一出宿舍,队友们一脸奇异的表情。

  轮回这次痛失冠军,很多队员都受了打击,假期也不回家,留在俱乐部照常练习。周泽楷本来也是其中一员,只不过后来收到了世邀赛的邀请,于是就直接从俱乐部出发了。

  江波涛可是非常了解周泽楷的,虽然周泽楷长得帅,但并不代表周泽楷对自己外貌很在乎。

  实际上,他知道周泽楷曾经对自己过于张扬的外表感到苦恼,他根本不想被很多人注意。

  方明华回家陪老婆去了,如果他在场,倒是能吐个槽。孙翔隐隐猜到了什么, 嘴角一抽。

  周泽楷被众队友看着,颇有些不自在,用眼神望回去,意思是:有事儿?

  江波涛连连摇头,他又想起了前些天周泽楷要苏沐橙电话的诡异举动,于是更加认定了“周泽楷暗恋苏沐橙”的事实,不不不,有可能已经发展到明恋的地步了。

  孙翔看不下去了,跟在江波涛身边这么些时候,总算耳濡目染,有点眼色了,连忙给自家队长解围:“快走吧,不然赶不上了。”

  周泽楷点点头,提着行李箱和众人告别,前往B市。

  叶修早早就到了,等着他们。和平日邋遢的样子不同,头发剪了,胡子都仔细刮过。

     “国家级别的比赛就是不一样啊,连老叶这个不要脸的都开始重视仪表了。”张佳乐吐槽。

  叶修以领队的威严,冠冕堂皇地训他:“国家队成员张佳乐,请你注意你的言行。你知道我当初顶着多大压力才说服了那些人,同意你入队么?有你在队里,我们都很担心一不小心就捧个第二回来你知道么?”

  张佳乐看了看四下无人,迅疾无比地杵了两根中指在叶修面前,上下比划,“滚滚滚。”

  叶修一把拍开,威胁道:“对领队尊重点!不让你上场啊!”

  众人陆陆续续都来了,知道在比赛前要集训,人手一个行李箱——除了苏沐橙楚云秀,她们人手两个。

     “我们就在这里训练么?”王杰希环顾一圈后问。

  能看出这地方以前应该不是俱乐部,可能是个办公楼之类的地方,重新装修过,和他们各队的俱乐部相比丝毫不逊色,而且设备更高端些,只不过有些许地方还需完善。

     “对,特地为我们赶工布置出来的。训练室会议室和宿舍,配备齐全,过两天技术部门也会住满人了。”叶修说。

     “还有技术部门?”李轩问。

     “当然,从各队征调了优秀的装备研发人才,连队医都有中西两位,一个负责针灸一个负责按摩。”叶修说。

     “国家队就是不一样啊,这配备也太奢侈了点。”非豪门战队出身的肖时钦说。

  周泽楷提着行李箱,站在众人后面,安静地,远远地看着叶修。

  气色好多了,也精神多了,不像比赛的时候那么紧绷了。嗯,头发短了,下巴也干净了很多,以前总是有几个胡渣子。就不知道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抽烟那么凶?

  他瞎想的空档,叶修已经大致介绍完了情况,招呼众人去宿舍安顿下来。路上叶修慢慢从队列前面落下,慢到和周泽楷一个速度,状似无意看了一眼,而后夸奖:“小周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啊。”

  周泽楷稳健的步伐微不可察地一顿,而后闷闷地回了个:“嗯。”

  叶修笑了起来。

  孙翔简直头大,别人夸你帅你就嗯一声,给别人不得打你脸上啊?

  临时俱乐部虽然豪华,但房间还是有限,众大神只能委屈地住二人间。俩姑娘理所当然住在一起,余下人各队找各队的搭伴儿,于是喻文州黄少天一间,张佳乐张新杰一间,周泽楷就等着孙翔过来了,结果孙翔一看他身边站着的叶修,扭头就拉着同样没队友的唐昊无比迅速地选了房间。

  那边唐昊受了惊吓,“咱俩不熟吧?”

     “我觉得咱俩的账号卡可以熟一熟,我特想和你打几局,住一起更方便来来来别废话了。”孙翔睁着眼说瞎话。

  周泽楷:“……”我记得你前几天还鄙视唐昊来着啊?

  王杰希左右看看,拉了肖时钦同住,余下方锐李轩,两人也是熟人,勾肩搭背地开了房,空荡荡的走廊就剩下周泽楷和叶修。

  周泽楷意识到可能发生什么,小心地、压抑地、深深地吸了口气。

  叶修说:“那就咱俩住一间了啊小周。”

  周泽楷低着头,眼瞪得很大,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他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太激动。

     “嗯!”他重重道。

  叶修比他们住进来早,推门进去的时候,周泽楷发现叶修的床都铺好了。

“我昨天就来了。”叶修说。

  宿舍有点像酒店双人间,不过比双人间更大一些,非要说的话大概是“豪华酒店的双人间”。

  虽然这房间一点都不豪华。

  周泽楷沉默地把箱子打开,衣服挂进柜子里,洗漱用品放进卫生间,最后把空箱子塞到床底下。

  做完一切后,他坐在床上,直直地看着叶修。

  叶修虽然早来了一整天,但他箱子还摊在地上,衣服翻得乱七八糟,显然如果不是因为要睡觉,床单也不会铺的。

  叶修被他一直盯着,投过来一个疑惑的眼神,周泽楷摇摇头,示意没事。叶修也就不在意了,继而……开始脱衣服。

  周泽楷:!!!

     “这衣服穿着太难受了,我弟都怎么买的。”叶修嘀咕。

  周泽楷喉结滚动了一下,视线撇开,不去看叶修赤裸出来的上身,同时用一个字表示了疑惑:“嗯?”

    “哦,这件衣服是我弟塞给我的,说平时穿的衣服都太不正经了,正式场合尽量别穿。切,还用他说。”叶修说。

  叶修很快脱了衣服,只穿一件内裤,然后背对他蹲在行李箱里找衣服,周泽楷咽了口口水,扭过头来猛盯着叶修光裸的背脊和大腿看。

  腰身略显瘦些,皮肤白皙,两个腰窝微微凹陷,再往下……黑色的内裤包裹着的地方,看起来弹性极好,形状圆润,就是不知道手感……

  叶修拿好衣服,起身穿了。周泽楷又连忙别过头。

     “还是这种衣服舒服,是吧?”叶修穿着一身家居白衬衫肥短裤问。

     “嗯。”周泽楷声音沙哑道。

  叶修似乎有点好笑,周泽楷好像只会说嗯一样。

     “对了,我忘了告诉他们下午就要训练了。”叶修拍着脑袋说,“我出去一下啊。”

  一众人等都已经安顿下来,叶修敲开一圈门,告知训练消息,得来的都是不耐的神情。

     “什么态度!就你们这样的还想着为国争光嘛?能赢吗能赢吗?啊!你们小心连出线都做不到啊!”叶修斥责。

     “竟然这么说你是不是外国派来的间谍啊!身为领队你竟然带头说这种丧气话,小心我告发你消极怠工,撤了你的领队资格!而且哥是什么人?大神啊!剑圣啊!用得着这么急就训练吗?!”废话这么多当然是黄少天。

  叶修无情地拍上了门,把剩下的废话都挡回去了。

  回房间的时候,看到周泽楷正把他散乱的衣服一一挂到柜子里去,被子也叠好了。让叶修一晚上就糟蹋得很乱的房间,在这短短十几分钟内被周泽楷收拾得井井有条。

  周泽楷见他回来,手下一顿,有些慌乱地说:“只挂了翻出来的,别的没动。”

  他一棍子打不出个屁,这次竟然这么多话,叶修被他说愣了。

  周泽楷一阵懊恼,怎么就不克制一下呢?

  刚才盯着叶修的床,心里想着这是叶修睡过的,叶修赤裸的皮肤沾染过的床单,紧紧包裹着叶修的被子……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幸福地滚在叶修的床上了,把被子紧紧揉在怀里,就好像抱住了叶修一样。

  他惬意地呼出一口气,觉得叶修床上的空气都十分美好。

  等他瘫了几分钟后,猛然坐起来,低头看被自己搞得乱成一团的床铺——刚才叶修脱下的衣服就扔在床上,被他这一折腾,已经不知道裹到哪里去了。大脑当机几秒后,周泽楷迅速把被子抖开,找到衣服,然后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把床恢复成叶修离开前的样子了。

  虽然叶修不一定能注意到,但周泽楷实在不敢冒这个风险。

  于是只能出此下策——被当成洁癖强迫症总比被当成变态要好。

  叶修短暂的愣怔过后,很快反应过来,笑着摆手,“都是大老爷们,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倒是我,竟然还要你帮我收拾。”

  周泽楷松了口气,摇摇头,“没事。”

  我愿意的。

  不管是喜欢你,还是别的事,都是我,愿意的。


评论(15)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