苯人无茗

【双叶的兄弟情,非cp】关于弟弟如何暗搓搓地兄控然后被发现的故事

  只是发一篇兄弟情,非常少量的周叶,以及些许不严谨,以下正文:

  叶秋:我其实是个暗搓搓的兄控。

  叶修:你暴露了。

  叶修率领队伍杀出亚洲赛重围,赢得世界赛的资格后,回到家里来,老爹破天荒拍着肩膀鼓励了半天,晚饭甚至亲自给叶修盛了一碗粥。

  不爱喝粥的叶修硬着头皮喝下去了,叶秋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

  对于得胜归来的叶修,叶秋的表现十分平静,他只是平平淡淡说了句:“恭喜。”而后就平常地做他的事,仿佛这场胜利无关紧要,哥哥好不容易终于回趟家也无关紧要。

  晚饭过后,叶修回房休息,刚躺下就楞了一下,抚摸着床上一尘不染还带着折痕的被单,闻了闻,竟然还带着太阳下暴晒后的味道,干净清爽。

  他至少一个月没回家了,房间里应该满是灰尘,不过今天实在太累,本来打算将就这么睡了就算了,明天起来再收拾。

  老头子虽然身居高位但向来不喜欢封建社会那一套,家里从来不顾保姆。对俩兄弟的态度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收拾屋子这种事,在十二岁以后不准老妈替他们动手。

  这床单难道是老妈给他换的?老头子体恤他为国争光了?不可能,区区一个亚洲赛而已,当他们是男足吗?

  叶修狐疑地看了眼叠成豆腐块的被子,不管了,先睡再说。

  第二天他竟然能一觉睡到中午。

  这个“竟然能”并不是叶修对自己睡觉时间的惊讶,而是对老爹竟然没有把他从床上踹起来的惊讶。

  起床穿衣,推门出去后还在餐桌上看到了一个面包夹火腿。文明点应该叫三明治,不过这卖相也太差了叶修实在没脸叫这东西三明治,火腿比面包厚,生菜都快掉出来了。

  他也不嫌弃,拿起来就吃了,然后用座机给老妈打了个电话。

  老头子的电话打过去可能是秘书接,说不定还是秘书的秘书的接;给叶秋打说不定在忙;给老妈打最稳妥。

  电话响两声就被接起来。

    “妈啊,你们干嘛去了?”

    “在你李叔叔家里呢,阿秋说是有学问上的事要请教他,一大早就拉着你爸过来了。”

  叶修:“哦。”

     “早饭阿秋给你做了,放桌上了,午饭我们回来吃。”

        叶秋挂了电话,想怪不得这么难吃。

        ……

  在家里没呆几天,叶修又要马不停蹄奔赴战场了。

  出发的前一天,他收拾行李,才发现家里并没有他的厚衣服。

  没办法,实在赛程紧张,回来这么久都没时间购置私人物品。这个时候有个双胞胎兄弟的好处就凸显出来了。

  叶秋房间门微微开着,叶修也不敲门,直接进去,见叶秋在电脑桌后埋头忙碌。

     “我没厚衣服,从你衣柜里拿两件啊。”叶修说。

  电脑屏幕后的叶秋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去,说道:“拿吧,再拿两套西装。”

     “西装就不用了,队里给定制了。”叶修一边打开衣柜一边说。

     “你的定制西装晚了,等你去了美国才会送过去,你带着有备无患。”叶秋头也不抬,手下噼里啪啦打字。

  不愧是双胞胎,亲兄弟,凭叶秋这手速,要是有意向恐怕又是荣耀圈里一祸害。

     “你咋知道的?”叶修随口问。

  叶秋没说话。

  我咋知道我咋知道,你这不废话么,你又没手机,要是老子不替你操心你就穿着你一个星期不洗的短袖去和人家领导人握手等着上新闻吧。

     “咱俩身材差不多吧?你西装不都是定做的么?”叶修问。

     “柜子里最左边的两套,前两年我胖的时候做的,你应该合身。”叶秋说。

     “什么叫胖?我这是标准身材,不过比你少几块腹肌。”叶修说。

  叶修拿了衣服,发现叶秋的衣柜里泾渭分明,左边柜子挂得整整齐齐的一排西装,款式目测略有不同,恐怕是用于不同场合的,右边柜子则随意得多,短袖背心肥短裤,于是叶修也拿了两件下来。

  正在这时听到叶秋说:“你们去那地方天气变化大,薄衣服你也拿两身。”

  叶修已经拿了,然而还是伸手又拿了两身。

  他把常服卷巴卷巴夹在胳膊下面,勾着两套西装的架子,晃悠到叶秋对面,探头探脑去看他的桌面,“你忙啥呢”

  没想到叶秋的反应如此之大,他像只被踩了尾巴的松鼠一样“叽”地叫了一声,然后猛地跳了起来,一巴掌扇在屏幕后面,将屏幕扇得倒扣在桌面上。

  砰的一声巨响,屏幕下是什么情况叶修简直不忍去猜,他暗自心疼,叶秋这显示屏还是他给推荐的,这配置打荣耀最好了,可惜了可惜了。

  叶修吓了一大跳,“搞什么呢你这是?”

  叶秋心有余悸,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被瞪得有些悻悻然:“国家机密?”

     “不是!”叶秋怒气冲冲地说,“个人隐私!不关你事!”

  叶修大感这弟弟真是一点都不如小时候可爱了,继而摇头晃脑回房了,也不哄哄。

  叶修去美国已经一个星期了。

  叶秋工作完回家已经是一身疲累,出生在这种家庭有幸也有不幸,他倒是不打算抱怨什么了,反正一对双胞胎里,他哥还是自由的,这足够让他欣慰了。

  不过他也不打算放弃就是了。

  他吃了饭洗了澡,照例和老头子简单汇报了一下一天的工作,然后回房开始每天的娱乐项目。

  电脑屏幕新买了,买的还是三四年前那个旧款式,用着顺手。

  打开网页后,他首页刷新出一条热门视频,点击播放,静静看了十分钟后,他关闭微博,订了两张机票。

  美国某高级酒店内。

    “领队啊,你对这位黄毛小哥说唱嘲讽散人十分钟的视频就没啥感想?”黄少天问。

  叶修说:“呵呵,打得他妈妈都不认识。”

    “所以你是打算亲自上阵打脸了吗?账号卡带了吗?用不用我帮你热热手?”黄少天殷勤。

  叶修用眼角鄙视他,而后转头对周泽楷说:“小周帮我好好教训他。”

    “嗯。”周泽楷几乎立刻应声,他两眼灼灼地看着叶修,想说话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叶修了然一笑。

……

  第二天,有记者早早堵在酒店大厅,拦住众人,说是想问问叶修对于那个这段时间“火遍全球”的视频有何看法,正巧叶修不在,众人正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就见“叶修”西装革履,从酒店外走进来了。

     “叶修”看见他们也是一愣,继而快步上前,还没走到他们面前,记者已经飞快上前把他拦住了。

  那记者叽里咕噜一通,接着把话筒往“叶修”嘴巴下一杵,下巴一抬,有些隐晦的傲慢在眼神里。

  假“叶修”真·叶秋眼神一冷。

  接着……让国家队的荣耀之神们惊掉眼珠的一幕出现了。

  叶秋面无表情、口气冷谈地张口说了一大串英文!

  随着叶秋那流利的英文说出的时候,那记者脸色几经变化,先是愕然,而后有些好笑,后来却渐渐严肃起来。

  等叶秋说完一段后,他刚想发问,却被叶秋打断,问了一句话。

  那记者脸色不好,不答。

  他又说了一句话,那记者明显有些愤怒,却被压抑住了,勉强算是心平气和地回了叶秋一句。

  然而叶秋毫不客气,几乎算是咄咄逼人地说了一句话。

  国家队的大大们就算不会英语,光是听口气就知道叶秋这话有多不客气。他们还从没见过“叶修”这个样子。

  那记者一脸愤怒,还有话要说,却被叶秋喝断了。

  叶秋喊道:“Manager!”

  酒店经理立刻过来,简短的交流后,酒店经理连连道歉。众神就算听不懂英语,骚瑞还是知道的。而后那记者拿出了记者证,争辩着什么,叶秋看了一眼,冷笑说了句话,酒店经理赶忙把记者“请”出去了。

  叶秋平复了一下心情,整理下袖口,走到目瞪口呆的“众神”面前,礼貌客气一笑:“各位好,我叫叶秋,请问叶修在哪里?”

  众神们:“……???”

  叶秋看了眼酒店经理,皱了下眉头,说:“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吧。”

  于是众人移步训练室,最后还是苏沐橙把事情解释清楚,等叶修这位正主姗姗来迟,众人已经精神恍惚地接受了“双胞胎”这个设定。

     “你怎么来了?”叶修惊讶地问。

     “来办点事,顺便看看你。”叶秋说。

     “看我干嘛?”叶修奇怪。

     “我要是不来,你就让那黄毛儿嚣张?”叶秋说,从口袋里掏出张卡片,放在桌上。

  君莫笑的游戏账号卡,一直放在兴欣哪里。

  叶修的视线有几秒钟黏在了账号卡上,最终还是移开,看着叶秋,有些无奈:“你拿来我也用不了啊,规则限制,又没有突发状况。”

  叶秋几乎是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叶修一眼,继而有些无力地说:“规则改了,可以再加一个队员,你不知道吗?”

  叶修愣住。

  叶秋简直无力吐槽,转而问别人:“你们也不知道?”

  张新杰十分镇定地开口:“今天刚看到网上的消息,还没来得及确定。”

     “不用确定了,是真的。”叶秋说,“很高兴认识你,我是霸图死忠粉。”

  张新杰:“……”你顶着一张叶修脸说这句话容易被揍你知道么。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吐槽,叶秋已经转向叶修:“这个消息本来昨天就应该告诉你了,席真呢?”

  席真是国家体育局派给他们的,算是负责他们在国外“非比赛事宜”的人。

  叶修摇摇头,表示不知。叶秋就叹了口气,挺直的背脊都颓了,感觉自己天生劳碌命,摆摆手说“我来解决你们先训练”,继而离开了训练室,关上门后还能听见他冲电话里吼的声音。

     “你不知道国家队里就一群死宅么!你就放心扔他们自己待着!队里一个会英语的都没有!你脑子怎么长的!”

  周泽楷:“……”我会。

……

  等叶修好不容易弄清了更改以后的规则,摇头叹息一番命运无常,继而飞快地刷卡登录,招呼人陪他下竞技场。

  尽兴以后,回房已是深夜了。

  房间有两张床,其中之一叶修是用来扔行李的,不过此刻他乱糟糟的行李被整理好,摊平放在角落里,旁边还立着另一个箱子。床上躺着一个人,被子蹬开,睡得正熟。

  叶修把被子给叶秋盖上,打算洗把脸睡觉,然而眼角瞥到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于是脚步一转,坐到桌前,鬼鬼祟祟看了一眼叶秋——睡得很香,便打开电脑。

  电脑设了密码,不过叶修一次就输对了。

  打开电脑在文件里视奸一番,没发现什么异常,连个小黄片儿都找不见,叶修很失望,继而打开浏览历史,发现整整三页都是微博!

  叶修倒吸一口凉气,连忙点开,目瞪口呆如遭雷击身体僵硬目光呆滞不可置信六神无主。

  这事儿如果被他弟知道了一定会被灭口!

  这是他弟的微博,叶修猜是个小号,名字是:叶修荣耀第一人不解释

  关注名单上,第一个关注的人是叶修,继而是一大堆荣耀职业玩家。看了一圈,叶修发现没有一个是霸图的。

  这时又有消息提醒,说您的评论有了新回复,手痒的叶修不怕死地点开,看见是个名称为“大漠孤烟直直直”的人,愤怒地骂了一堆话,过滤掉无用信息后大意是:“叶修脑残粉滚粗韩大微博!”

  叶修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目眩。

  这个号竟然有不少粉丝,点开列表一看,不是名字带着叶修的就是头像挂着叶修的,全是叶修粉,叶修猜测,可能还是真·脑残粉。

  他浏览了一下他弟的过往微博,发现并没有一条是夸叶修的,全部都是黑别人家的,一开始黑霸图,继而蓝雨微草,后来更是丧心病狂地黑嘉世,写了十几篇长文骂孙翔和陶轩。

  叶修看着看着就笑出了声。

  最后一篇长微博发表在十几天前,他离开国内的前一天,叶秋摔了电脑屏幕的那天。

  内容很长大概有五千来字,主题却非常简单:四大战术大师徒有虚名,荣耀真正的战术大师只有一个那就是叶修。

  评论里骂声一片,然后叶秋竟然还一一骂回去,骂完就拉黑,并且不屑道:“不和脑残粉讲道理。”

  到底谁是脑残粉?

  叶修笑得肚子都疼了。

  暗中记下弟弟的微博,而后清除浏览记录,叶修心满意足地睡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叶秋已经不见了,行李倒还在,床头上方方正正叠着豆腐块一样的被子,桌上还有个纸条:

    上午十点见记者,穿西装。

    西装已经挂在衣柜里了,连领带都替他选好了,他拿出来换上,不经意间发现西装内侧有个牌子,一面写着定做日期,一面写着成衣日期。

    成衣日期很好认,五月二十九。定做日期却不知道是什么日子。

    穿上衣服,严丝合缝地合身。把腰板挺直了就活脱脱又一个叶秋。

    照镜子的时候叶修恍惚间记起,叶秋第一次去兴欣网吧那天,和定做日期非常接近。

评论(16)

热度(155)